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案例展示

如何看待匪我思存打赢了关于《迷雾围城》官司后侵权方仍继续侵权?

时间:01-13  来源:本站  作者:
  这一点在法律条文里多有体现,比如著作权法的保护期限

  这一点在法律条文里多有体现,比如著作权法的保护期限。这一点各国有所不同,其中我国是以作者生前+死后50年为限,超过五十年,作品即进入公有领域,成为公共资源。

  《伯尔尼公约》是世界范围内版权保护的起源之一,于1886年制定于瑞士伯尔尼。在大家印象里最注重在那个版权保护的美国当时也派代表参加了86年大会,但却拒绝加入,一直到1989才参加伯尔尼联盟。

  这其中的原因就在于,当时美国科技文化事业的发展明显落后于欧洲,太过强调版权保护对本国发展不利。

  主要原因有三:现代通讯技术的发展降低了复制与传播成本,市场的扩大带来了科技文化的产业化与职业作者的出现。

  《著作权法》第四十六条规定:“第四十六条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我知道大家看到这里恐怕会比较难以接受,但法治毕竟不是一人之法。从个体而言,最好的人治或许要优于最好的法治,但从宏观和长远角度看,最差的法治优于最差的人治。)

  一个类似的例子就是电视剧《幸福在哪里》,这部电视剧涉嫌抄袭连谏的小说《秘密》。原告诉求为:立即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索赔经济损失116万。

  青岛中院还曾称这个案例为当年“知识产权十大典型案例之首”,“不停止侵权”的判决所考量的正是以上几点。

  所以这个案子的重点并不在“侵权认定”,而应该是“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部分。

  从匪我思存的前后语气看,我觉得恐怕是她完全没有意识到“认定侵权”和“停止侵害”并不是绑定的,所以在起诉和证据提交过程中把重点放在了“侵权认定”部分,对“停止侵权”部分考虑不足。

  我们在上述三个问题中提到,是否“停止侵权”要由法官根据具体情况裁定,且著作权侵权案的关键其实还是在于对双方经济利益的考量。

  面对被告提供的这些证据,如果是在原告缺少相关准备的情况下,在法官看来这恐怕更像是小两口结婚,证都领了,就是聘礼迟迟未到位,女方忍无可忍提出离婚诉求(比喻未必恰当,凑活着理解吧)。

  这一点上,我觉得如果匪方能证明对方是有主观恶意在的,尤其是有“钻法律空子”的想法,可能会有所改善。

  比如强调在超期未续约后曾多次要求停止拍摄但被置之不理,提出上诉后依然无所顾忌,在到期前两天才抢先开机等,并提供相关证据。

  类似之前连谏的案子,法院认为《幸福在哪里》本身是一部优秀的电视剧,其中涉及到大量参与制作者和观众,停止播放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利益。

  就是开头处说的“舆论对此案一审判决存在一定的误读,但这有可能为匪我思存再次上诉提供一定优势”。

  匪我思存本身是拥有社会影响力的公共人物,在“作家维权”方面更是标杆,且这件事情经过网络的广泛传播已经成为一个舆论事件,要考虑本案判决对整个社会和未来的影响。

  即原告方可以在第一点的基础上强调,这样一个具有主观恶意的、钻法律空子的行为已经得到社会多方关注,如果放任这种侵权行为反而可能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带来更多钻法律空子的侵权行为,而选择保护权利人权益则具有较强的正外部性云云。

  即,这一损失是在被告明知侵权存在禁播风险,原告已明确提出上诉的情况下,仍然不停止侵权行为主观造成的,原本是可以避免的。

  但由于行为人存在主观恶意,抱着钻法律空子的想法一意孤行,才导致了这样的损失。这属于个人责任,并不是原告造成的。

  我觉得可以尝试“名誉”上挂靠,即被告的行为不仅给匪我思存带来了财产损失,也带来了严重的名誉损失和精神损失。民法中一向默认,名誉损失是根本损失,是单纯的经济补偿无法弥补的,因此要求被告必须停止侵权行为并公开赔偿道歉。

  上面提到了,对此的裁判自由在法官。虽然从匪我思存前期的态度来看,或许有过于自信以至轻敌的可能,但这样的判决确实有延续知产领域一贯“各打五十大板”维稳传统的嫌疑。把关键问题水过去,尽量减少相关诉讼而已(感谢评论区提醒)。

  和唐七唐三事件的舆论性质不同,这毕竟本质上是一个法律问题。还是让舆论的归舆论,法律的归法律吧。

  匪把《迷雾围城》的改编权、摄制权等授权给原告记忆坊(授权费不知,注意,匪不是原告,记忆坊才是原告),原告2011年将《迷雾围城》的改编权和摄制权授权给被告,授权费30w(前面的判决书写了)

  侵权行为发生后,匪又跟原告签订了一份授权许可合同,现在原告用这一份合同为证据主张1200w的赔偿。

  等于什么呢,匪和记忆坊跟被告谈判破裂了,眼看着要法庭见了,赶紧签一份合同,写许可费是1200w

  各位,你们觉得第二份合同是为了在法庭上向被告狮子大开口签的,还是匪的这部作品真就卖出了一字千金的价格?

  匪第一次授权给原告获得了多少授权费虽然不清楚,但结合原告转授权给被告获得的30w判断,匪第一次授权给原告的价格不会高于30w吧?第二次就翻了40多倍了,够厉害的!

  不停止侵权部分,我赞同王国华律师的观点,法官不宜轻易以公共利益为由判定不停止侵权,一部电视剧而已,每年中国那么多电视产生,能播出的也不过几百部,也没见公共利益受到啥大影响,这一部也不例外。

  关于赔偿,注意,被告第一次支付的许可费是30w,内容包括5年的改编权和摄制权,这次法院判决的是50w,由于改编行为已经完成,因此这50w应该不包含改编权,又高于第一次支付的许可费,可能法官是考虑,判决被告不停止侵权应该在赔偿方面给原告相应倾斜。

  听说匪已经提出上诉了,希望在二审能有更多新证据,尤其是在授权时间将要结束那段时间双方的沟通情况,究竟是原告不恰当地给了被告可以续约的错觉,还是被告明知即将过期依然一意孤行,证据越多,事实越清。

  作家玩弄文字游戏真是一流,长文前半段都在讲抄袭,节奏带的飞起。但是这官司是侵权官司,跟抄袭没有没有一点关系。

  点开这个帖子可以看到两方的声明,就可以知道,所谓的低价续约,竟然高达1200W,这个是匪我思存始终没有否认的。

  其实当时有另外两家影视公司希望在紫晶泉合同到期后,跟我们合作《迷雾围城》项目,老板问我意见的时候,我说紫晶泉也不容易,五年了终于启动了,我们还是跟他们续约吧。

  截取一段文字,也就是说匪我思存确实有找过下家,如果谈不拢不续约就可能二次卖IP,商人行为无可厚非。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舆情转变?因为很多人都把这起官司和之前的流潋紫抄袭事件联系到一起了。看到微博上各种人喷抄袭,我都觉得郁闷,这跟抄袭真的没什么关系!!!!!!!!!!

  如果没有之前轰轰烈烈的反抄袭风波,恐怕今天支持匪我思存的人没有那么多,但是文字游戏没有意义,如果还继续引导舆情,不但对自己的官司不利,很可能把自己因为反抄袭累积的好感都消磨掉。

  法院的观点就是:对方侵权事实成立,谁叫你5年之内还拍不出来?这点制片方是绝对理亏的,但匪我思存你自己对这个侵权的局面难道就没有责任吗?你要价那么高那么高,都到1200W了,根本不是所谓的低价续约,毕竟几年前的IP泡沫还没起来的时候,一个IP几十万已经是天价了,关键是匪我思存方(不是本人)还出席了对方的电视剧启动仪式,你自己是知情且默认的,所以今天的局面你也有责任。

  我的评论区有个问题提的好,不说匪我思存有没有反复谈续约,匪我思存真的有跟剧组提过低价续约吗?如果真的有的话,就不会只判赔这么一点了,那是恶意侵权!唯一可能的就是,匪我思存拿不出证据,你说你跟剧组谈过,那么聊天记录,通信记录总会有的吧?你在法院上亮出来那就是最有力的武器,所以这个证据应该是没有的,我当然也希望二审能拿出来。

  恶意侵权的判罚也是很不一样的,所以你也不要说有哪个剧组看上谁的IP抢过来拍,生米煮成熟饭,就赔那么一点钱,主观恶意一定会死得很惨。

  另外,记忆坊说对方倒卖版权?别人拿到授权,无论是自己拍摄,还是拉人合伙,或者转手给别人,都是合法行为。所以这点在法律上没有问题。

  本剧是部分侵权,也就是只有摄制权侵权,改编什么的都是合法的。剧方为什么认为自己没有侵权?因为以往对摄制权的界定很模糊,而且有很多的先例,比如说仙剑当年连演员都凑不齐就开机也没有被告侵权,这大概是业内默认的,又或是以往的逾期剧,作者都不想追究,这次闹成这样,说到底还是50w和1200w的巨大差价,剧方认为的摄制权:开机,匪我思存方认为的摄制权:开机+后期+播出,现在法院的判决:开机+后期这次算是亲自界定了,对国内的影视剧的制作具有很大的意义,以后签合同的时候这些肯定要说清楚。

  由于匪我思存确实拿不出自己当初和剧方低价沟通过,以及现在这个IP价值1200W的证据(判决书上说,由于没有实际交易,不予采信,而且如果真有与交易记录,那么这属于在合同到期之前的擅自交易,违法),原始合同上有违约金额,很小,因此按违约金的5倍赔偿,法律判得毫无问题。

  这次判决的重大意义就是界定了模糊的摄制权,即如果一个剧拍摄制作未完成,而授权过期了,不续约一样算侵权,以后合同就会把这些模糊的点明确。

  写了那么多,我也算冒天下之大不韪了,也只敢在话题逐渐退热时写这些,但是我认为匪我思存在这个官司里只占了5分理。

  但是从案件结果和后续来说,无论是司法界还是法学理论界,大家其实也基本默认了腾讯以通过绑架公共利益来获得微信商标的事实。

  如果某公司通过绑架公共利益来谋求获取不正当的利益,那么到底是把被告和被其绑架的公共利益一起埋葬,还是忍却下来,承认了这个事实,无论是选择哪一种,裁判人员都会经受很大的压力,但是从社会利益整体大局而言,妥协并谋求对受损害方进行一定的补偿,或许是一种不得已的办法。举个例子,你女朋友被歹徒挟持了,你是投鼠忌器选择给歹徒备车,还是直接一枪过去图个痛快?

  (1)剧组的确已经投入了巨大的资源,依法办事会导致社会利益遭受确实的损害,也的确对剧组方看起来不是那么的公平

  (2)判侵权赔偿而不禁止继续拍摄的做法实际上两造都有交代,各自都有所得又有所失,麻烦少,真要判了停止侵权,剧组方必然不会坐视遭受如此大的损失

  第三,所以只能适用法定赔偿,实际上法定赔偿出现50万这个数字应该是已经算是非常高的了(顶格赔偿),当年数百作家告百度,最后拿到的赔偿我记得也只是50万,这一点不怪法院,怪立法的滞后。

  不管怎样,这个电视剧要是没有受到它所应受到的惩罚力度,那以后侵权者只会更加没有下限。现在的惩罚,实在太轻了。

  哦,我忘了,这群人觉得钱和面子比什么都重要。停止侵权的要求就是阻拦他们捞钱,这比要他们的命还让他们难受。这群人怎么可能会乐意呢。

  —————————————————————————针对评论里那些认为匪我思存存在过错的言论更一发。

  首先,这个案子还没打完,现在定论匪我思存是否存在过错还言之过早。但剧组的侵权行为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了。

  我的知乎回答:大风刮过和唐七的掐架中舆论一边倒,其实大风本人黑料也不少,粉丝却在洗白大风当年包庇抄袭事件,这是炒作? …9346/answer/214475099?utm_source=qq&utm_medium=social

  这是我之前关于大风刮过存在过错那么唐七的行为是否就不那么罪恶了的回答。在匪我思存这里依旧适用。不管匪我思存有没有在续约问题上存心误导侵权方,侵权方没有找匪我思存谈续约问题,那么就是有错。

  最后,我这个答案用的是夸张手法,没说会成真啊。麻烦仔细看我最后那句话以上纯属扯淡,评论里某些亲的阅读理解没做好啊。目前这个官司的状态,显然对于版权的保护非常不利。怎么可能会对版权保护毫无负面影响呢?

  以后,建议那些导演们要是看上了谁的作品,那就直接开拍吧,花那个买版权的钱做什么?反正请几个流量,再请个老戏骨撑台面,到时候就算被告了,也有一群爱豆面前无原则的粉丝跑来为我洗地,还不需要花买热搜的钱就能在开播之前炒作一发电视剧,多好啊。要是能骗到人家作者/那部作品版权所有者出席一下我的某个活动,那更好,回头就能在被质问的时候说那位作者是默许了的呢!

  然后那位作者发现了你侵权,想告你,不要紧,我们可以说那位作者煽动粉丝网络暴力呀!再找找那位作者的黑料,然后骂人家文笔烂你们看不上,剧组的光辉形象又回来了!反正花得起打官司的钱也愿意打官司的作者是极少数。

  从最坏的角度来想,就算你遇到了一个特别倔的作者,非要和你打官司吧。到法院一对峙,法官会说,剧组拍戏也是花费大量人力物力,虽然侵权了,但很抱歉,原作者的任何诉求我们都不能同意,否则就是浪费社会公共资源。这样吧,剧组赔你点那部剧挣到的钱的零头,你别再告了,这事儿就这么过去了。

  根据网上搜索的娱乐新闻,《迷雾围城》的启动仪式是在2015年12月28日,记忆坊(即本案原告)派人出席了该仪式,同时在仪式上制作方还宣布了该剧将于2016年3月初正式开机。即记忆坊知道该剧的具体开机时间,也知道五年前的合约在这个时间是马上要到期的。

  时间到了16年4月1日,匪我思存发表长微博,称自己的作品《迷雾围城》的影视版权五年前卖给北京紫晶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如今片方无法在合约期限内拍摄此片,且拒绝自己提出的以象征性价格续约的要求,属于侵权行为。4月5日,来自紫晶泉文化的该片制片人常莎在微博回应称,匪我思存的所谓低价其实高达1200万。即从启动仪式到匪我思存发微博的三个月时间内,双方肯定谈了续约问题,可惜谈崩了

  所以该怎么看待呢?如果站队匪我思存,那么就是被告不要脸,不想续约还继续用她的作品赚钱,空手套白狼;如果站队被告,那么就是匪我思存和记忆坊不要脸,靠着临近开拍和合约即将到期,狮子大开口想占人便宜

  站在这两个不同角度,对于法院判决的看法也是大相径庭,所以上述这两种情况都有可能,而且后续影响也都很恶劣,我既不想看到资方随意侵权不受惩罚,也不想看到作者坐地起价扰乱市场,另外被告侵权是事实,但量刑会受其他因素影响,多找证据在二审中证明己方无过错才是王道。

  一个小说作者写了本小说,被坏人强行侵权拍摄。法,,院,,掏出一条维护公众利益就把作者当成了炮灰。

  作者是得到了一定的金钱赔偿,但不代表作者没掏这个腰包,我想作者要的也根本不只是这一点金钱赔偿!!!

  不管那个洗地党举多少法的条款,都是在转移关注点,偷换概念,故意把水搅混!因为这事儿一句话就说得清楚——法被坏人钻了漏洞利用了!!!

  3月合同到期,3月开拍,4月匪我微博发声,控诉对方侵权。在如此激烈的对抗下,制片方执意完成了拍摄。制片方的巨额投资怎么看都是他们自己的一意孤行造成的,而不是匪我造成的。

  现在法院以公共利益的名义,剥削匪我的个人知识产权去补贴制片方的私人产权。剥夺无过错第三方的财产去补贴他人,怎么看都不合适。

  我倾向于没有这类话,否则制片方早曝光了。法院判决书也不至于拿2015年出席启动仪式来作为默认和给了制片方错觉的证据。

  不过我对于法律也不太懂,在微博看到一篇专业律师的分析还蛮中立,也挺清楚的。要了授权分享一下~

  知名作家匪我思存继怒斥《甄嬛传》抄袭之后,又一次被媒体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这次,是基于一件审理耗时一年之久的小说《迷雾围城》(改编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著作权侵权案件,匪我思存作为小说作者,打赢了官司,却狼狈得一地鸡毛。为什么?因为法院判定以北京紫晶泉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为代表的七名被告侵害小说著作权的侵权事实成立,却驳回了原告要求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从网上曝光的判决书来看,这份前工后曲、戏剧性转折的判决书,使得情绪失控的案件当事人及各方粉丝在微博上引发了一场大论战,胜诉的人哭了,败诉的人笑了,使得不少当红网络作家关于著作权保护问题人人自危。

  先交代一下诉讼背景:影视公司紫晶泉公司与匪我思存的代理公司记忆坊公司在2011年签订了为期五年的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协议应在2016年3月14日到期,到期前2天,被告在2016年3月12日匆匆开拍改编自《迷雾围城》的电视剧《人生若如初相见》。原告认为七名被告拍摄该剧在《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期满未完成,且未重新获得授权,因此委托了国内一线的律师团起诉至法院,匪我思存亲自出庭作证。

  笔者浏览了近日本案各方当事人及其粉丝们发出的相关的微博,发现很多内容只是博眼球,看热闹。断章取义不能了解客观事实,作为法律人,笔者仔细研读了网上看到的判决书,意图客观冷静地解读舆论背后的真相。

  不成想越读越惊讶,网上一位编剧曝光的判决书31-39页内容来看,总体来说其实写的很好,主文内容中,法律逻辑和对法律规定的理解都非常到位,能够深刻分析我国著作权法并解读司法实践中的现象,可以看出该法官深厚的理论功底和实践经验,堪称教科书般的范例。

  主文内容主要调查两个问题:1、原告是否有权就涉案小说主张相关权利?2、七名被告改编、拍摄涉案电视剧的行为是否侵犯了原告享有著作权?法院对这两个的问题的调查结论非常明确,即认定了原告有权主张涉案小说的权利,且七被告存在侵权行为。

  笔者在此不再赘述认定侵权行为的法律和事实依据,有兴趣可以找找看判决书原文。但是,从第38页末端开始,关于侵权责任如何承担的问题,却与前文的逻辑来了个180度大转弯,仅以1页多的篇幅表述侵权行为的发生是基于原告对被告的侵权行为的默许,因此原告应当对自己的这种过错承担责任;且法院考虑不能浪费七被告为改编小说和拍摄电视剧已经产生的大量资本投入,

  故综合权衡之后,法院判决要点如下:一、认定七被告的侵权事实;二、被告付给原告50万作为补偿;三、驳回原告要求停止侵权的请求。

  这个判决结果是什么意思呢?意思就是虽然被告侵权了,但是因为被告已经侵了那么久,如果停止侵权的话会对被告已经付出的资源造成浪费,所以被告可以继续侵权,但是要给原告50万作为补偿。

  1.原告将小说《迷雾围城》的改编权、摄制权等权能授权被告紫晶泉公司就小说《迷雾围城》所获得的影视改编权的权期限为2011年6月20日至2016年3月14日。

  2.法院确认涉案剧本已于2016年3月12日前完成,故七被告确于协议约定的授权期限内完成了剧本的改编行为,但其在协议约定的授权期限内并未完成涉案电视剧的拍摄行为。故七被告需要在协议约定的期限内完成改编剧本、拍摄电视剧、后期制作等行为,否则即构成侵权。

  原来牵扯到一个事实细节:“2015年12月27日,七被告举办了涉案电视剧的启动仪式,匪我思存的经纪人和原告记忆坊公司的某位工作人员也受邀参加活动。”

  针对上述事实细节,被告主张:原告以出席活动的实际行动表示了对电视剧的改编、拍摄过程的知晓、认可和支持。既然已获得了授意,七被告的行为不应构成侵权。

  那一审法院怎么说的呢?法院采纳了被告的说法,在判决中写道:“本案中,虽七被告启动涉案电视剧的改编、摄制工作系在协议有效期内,但依据涉案电视剧启动仪式的发布日期及通常的电视剧制作周期,原告完全可以预见到涉案电视剧无法在协议有效期内完成,七被告制作涉案电视剧具有极大侵权的可能性,在此情况下,原告仍派工作人员出席涉案电视剧的启动仪式,应视为对七被告启动涉案电视剧制作工作的默认,基于对该默认行为的信赖,七被告进行了后续电视剧制作行为,故一定程度上系原告放任了该侵权行为的发生。又因电视剧的制作系复杂的系统工程,其启动即意味着大量资本的投入和人力的付出,且现涉案电视剧已经设置完毕并已进入发行阶段,倘若责令七被告停止涉案电视剧后续的宣传、发行、播放行为,则会在当事人之间造成较大的利益不平衡,且会造成文化资源的浪费,有悖社会公共利益,故综合考虑本案因素,本院对原告要求禁止七被告宣传、制作、拍摄、发行、播放涉案电视剧的诉请不予支持。”

  笔者看到这里不禁感到困惑:本案中法院认为原告存在过错的主要事实依据是:原告出席被告电视剧的启动仪式=默许并放任被告侵权行为的发生?

  我国《侵权责任法》规定大多数侵权责任的认定以过错为原则,也许法院在此是根据第二十六条关于“过错相抵”原则。那么,原告到底有没有过错呢?笔者认为,没有。一般来说,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在启动仪式时都会邀请被改编的小说作者出席活动,很多情况中出席活动都是属于合同附随义务,一是尊重原著,二是为给电视剧增加热度。那么,匪我思存的经纪人及原告记忆坊公司的某员工,在著作权许可使用协议的有效期内出席该新闻发布会应该属于一种正常的行为,跟是否能够预见被告将会有侵权行为没有必然的逻辑关系。(敲黑板:启动仪式不等于开机仪式。启动仪式和开机仪式是完全两个不同的概念、不同的时间。)

  退一步讲,即使原告能够预见被告在授权期内拍不完电视剧的可能,也无法在有效期内主张对方侵权,唯一能做的就是重新协商。但,也许谈不拢。因此,原告出席新闻发布会的行为均无法认定为所谓的法律中类似于“受害人承诺”“过错相抵原则”而因此免除侵权人的责任,更谈不上默认和放任将来可能会发生侵权行为。笔者斟酌再三,还是觉得本判决书关于这一点的表述,实在难以说服法律人们。

  最后,根据我国《著作权法》规定,构成侵权行为的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的法律责任。这是法定的却侵权方应承担的法律责任,法院亦无权对此做出曲解。既然已经认定侵权事实,却不停止侵权,这的确是让法律人以及社会各界均无法接受的逻辑。

  至于法院提到的“公共利益”,是指不特定多数公众的利益,要点在“公”。本案中涉及不特定多数人的利益吗?实际上就是原被告双方的利益博弈,法院将一部电视剧的发行全过程中投入的资本和人力这样民事主体的商业利益归为公共利益,令人匪夷所思。也许,是考虑了利益平衡的因素。

  退一步讲,即使考虑利益平衡,避免社会资源浪费,将停止侵权转化为“法定授权”,例如,生产一款冰箱需要100项专利,其中99项合法专利,1项属于侵权专利,那么这个冰箱已经生产出来了,侵权行为也成立了。那怎么办呢?如果判决这款冰箱已经生产出来了,那么判令不得进入市场,的确是对该冰箱研发、生产过程的浪费。所以基于民事案件定纷止争的特性,判决侵权产品冰箱可以继续流通,但是赔偿被侵权专利人的各项损失,才是比较公允的做法。回归于本案,一个根据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如果没有原著小说就是无本之源,小说情节是电视剧的生命力,纵观当下文坛热门同类作品,匪我思存单部IP作品至少在千万以上,周强院长最近一直在强调加大侵权行为的处罚力度,保护企业知识产权,一审法院仅判赔50万,确实没有说服力。

  对本判决书认定侵权事实和判决结果的神巨变,割裂的逻辑背后发生了什么?不做阴谋论者,不评论,不猜测,只能说可惜了这份判决书,期待大名鼎鼎的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在二审中能给出一个有说服力的经典判例。

  不管怎么说,还是要表扬一下一审的法官,判决书的文笔和法学功底还是非常让人钦佩,本来可以做的更好。

  作为一个吃瓜群众,想仔细聊聊。先澄清下利害关系:没看过匪我思存的书,欣赏她怒斥抄袭的勇气。对孙怡无感,很喜欢韩东君,朋友去年采访过他,很man也很萌。

  以下判决书内容全部来自《人生若如初相见》电视剧官博9月6日发布的微博(就是被匪我思存指责侵权的那个电视剧,改编自匪我思存的小说《迷雾围城》)

  法院判定片方的行为属于侵权,而且摄制权不仅包括开机拍摄,还包括后期制作,意思就是,别说你片方赶在合约到期前两天开了机,就算你在合约期间拍完了,没来得及做后期字幕配音,都算是侵权违约。

  这就有点搞笑了,片方称自己也不懂什么是『摄制权侵权』,还反咬匪我思存偷换概念。excuse me?不懂你难道不应该去学习法律文书弄懂吗??怎么说自己不懂,还有脸反过来指责原告方??现在不懂都这么理直气壮吗???

  想想也对哦?按理说,眼看合约都快到期了,片方要是不续约,两方关系都僵了,怎么原告还去参加他们的启动仪式呢?

  然而,一个制片人朋友告诉我,原著方卖了版权后就必须得参加影视剧的启动仪式,属于签合约的时候就会写在合同里的条款。这样一想也能理解这其中的复杂心情。

  而且仔细想想,就算原著方去参加了片方的开机仪式,法院以此为证据证明原著方是在放任片方侵权,也太牵强了吧……隔壁王二借我500块钱,还钱期限的前两个月喊我一起吃饭,我去了,就表示他的钱可以不用还了吗?别说是在法律层面,就算发生在老百姓生活中这也不能算证据吧?

  这段就更奇怪了,我们刚出看到图一的第一句话就说了,『被告的行为构成对原告摄制权的侵犯』,16个大字清清楚楚,怎么到了这一段,法院又允许被告继续制作、宣传、拍摄、播放电视剧了?

  判决总结:法院认定被告片方侵权,但是没有同意原告要求停止宣传和播出的诉求,只是要求被告赔偿50万了事,但无论如何被告属于过错方是已经确定了的,

  FgwxyHu?from=page_2_profile&wvr=6&mod=weibotime&type=comment)王律师对判决总结,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四十七条和四十八条规定,构成侵权行为的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法律责任。这是法定的侵权方应承担的法律责任,至于参加开机就认定原告存在过错的理由,显然过于牵强,不合法理。

  话说匪我思存今年真是水逆啊……感觉比大风刮过还惨,毕竟网友面对抄袭剧《三生三世》能自发抵制,主动站边大风,可面对这部侵权剧《人生若如初相见》大家却反而充满期待的样子。

  部分网友一听说人家版权能卖1200w就疯狂骂人家抢钱,真的是底层心态。万一他们听说某抠图电视剧女主片酬8000w是不是得气疯啊?

  综上,我站匪我思存,当下的大环境原创者的权益维护本就艰难,动辄还要承受网络舆论的压力,咬牙决心提起诉讼,拉锯战打了一年半,被判赔偿50万了事,侵权剧照播不误,实在让人寒心。

  另,侵权剧和抄袭剧本就是一丘之貉,都是在无耻侵犯原创作者的合法权益,希望那些所谓『剧粉』能擦亮双眼、好自为之。

  剧:合同到期前开机就没问题啦,虽然这样一般就不需要续约了,不过还是通知下匪我思存开机日期吧,三天时间肯定拍不完,如果她觉得期限过后继续拍摄需要续约的话会提的吧。

  补充答案,谁再敢说匪我思存的言论毒?她怼的是正主,从来没有像无良片方一样说拿人家父亲说事,请问这样的片方还有良心吗?说匪我思存装可怜,拿流潋紫抄袭事件混淆视听,说她是为了钱,这个论调怎么如此熟悉呢,不就是官微转发的那个匿名高票回答的言论吗?所以我的原答案早说了,那个答案有误导性质。可笑的是片方一直说拿法律说事,自己还对法院判的侵权不能理解呢!

  二是说这件事与前段时间撕流潋紫抄袭时间巧合的,甚至说要重新考虑撕抄袭事件性质的。我们回顾一下撕流潋紫的起因,是唐七和大风的事情,匪我思存看不过那些整天唠叨着让大风去告才发声的,她有一条删了的微博就是说这个,不过我没有来得及截图。后来她举了自己的例子,一开始只是发了冷月如霜的梗概,没有提抄袭啊,看客心里明白就好。但是耐不住粉丝上赶着洗地啊,这才有了后来的事。如果说她撕抄袭是为了给这次事件造势,她得预测的到唐七会在地震时期发声明,她得预测的到粉丝的洗地攻势,她得预测的到半个多月后的法律判决结果。说实话,她要是有这能力还会有这场纷争吗?这场纷争是从开拍时就产生的呀,又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再者,撕抄袭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合理的,抄袭的人可没有看日子抄袭呢。就跟唐家三少的事情一样,他的事情出来的时间更尴尬,多少人说围三救七,但结果大家也看到了。所以既然说不要把侵权和抄袭混为一谈,那也别把这两件事混为一谈,甚至恶意揣测。因为我觉得高票回答也有舆论引导嫌疑。说到底你不抄袭,不侵权,原作者干嘛撕你?

  最后,我自己的看法是即便匪我思存在法院最终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是她自己的亏,比如说举证不足啊。她在微博发言也只是觉得自己通过法律但是没有受到公正待遇发牢骚,这是很多人都会做的事,你看微博上最近的那些社会新闻就知道了,不必因此就恶意攻击她,你可以说她在法律方面有所欠缺,你可以说她言辞过激,但是在一个平台发声总是权利吧,毕竟她是被侵权的一方啊。其实作为普通人,我感觉事情很简单,片方侵权了,匪我思存告了但举证不足,尽管判了侵权但电视剧还是能播出,匪我思存不爽在微博发文。不问法律,就看事件源头,侵权了吗?侵权了,侵权了还要继续拍。这件事对吗?不对啊。我们说的就是这个。真的不是所有人都在讨论法律公不公正,法律只是事件的评判标准之一。

  大家应该会把这件事和前两天匪我思存揭发流潋紫抄袭的事情放在一起看,不过实际上这两件事各自独立,也没有直接关系,只不过发生时间稍微巧合了点。流潋紫抄袭匪我思存及其他作家,还有于正抄袭琼瑶都是侵犯了他们的著作权中的人身权,而人生若如初相见(原《迷雾围城》)投资方是侵犯了匪我思存著作权中的财产权(改编权和剧本权)。

  财产权这方面我国的法律姑且还算比较健全的,而且财产权跟原创抄袭之间的纷争不搭边,所以请不要感慨什么中国怎么怎么样,法律怎么怎么样,原创又怎么怎么样了,两码事。匪我思存自己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的行为,我觉得非常不恰当,疑似偷换概念,但也有可能是她对法律的了解不足。

  既然之前匪我思存和记忆坊与投资方签订过合同,在电视剧未能如期完成之时,匪我思存也提醒过版权方续约,这就说明匪我思存本身对于改编电视剧这件事本身和与该投资方的合作意向是没有太大意见的。

  法院的判决是投资方可以发行这部在侵权期间拍摄完毕的电视剧,这种行为能够维护投资方的利益,能够维护匪我思存方的利益,能够维护社会公共利益。这样看来,法院的判决无可指摘。

  鉴于匪我思存没有公开判决书全文,尤其是关键的“驳回停止侵权的诉求”和五十万赔偿的明细,即这笔赔偿到底属于什么性质的赔偿,是属于侵权赔付,还是续约费用?这部分是关键,也是争议的要点。匪我思存贴了许多无关紧要的判决书内容还细心地划线标出了重点,偏偏没有贴出这一段的内容,可能是“”一时疏忽“了吧。有关这一块的分析先留个白,俟再补。

  她举的几个例子,在我看来根本不能适用于这次的案件。就拿其中一个来说,应该是房东和租客的合同到期之后,租客迟迟没有搬走,还花了大价钱把房子装修了。房东告到法院,法院判决租客赔偿并补缴这中间的租金。客观来看,房东在经济上没有任何损失。可匪我思存觉得,我是房东,房子到期之后我不想租给你,我让你搬走你又不搬。所以现在,你必须把你的装修全都拆掉扔出去。

  胜诉败诉只是一种说法,法律维护的是秩序,不是绝对的公平公理。比起一刀切开非黑即白,法院的判决更多的是在原告和被告之间寻找一个平衡点,做出合理的判决。胜诉不代表什么,败诉也不代表什么,败诉者也有可能是真正的赢家。(当然本案中,我并不认为投资方是真正的赢家。)本案中,法院的判决可以说是比较公平公正的。

广告
上一篇:拓展课《趣味英语》教学案例
下一篇:千家医院百亿资产“不翼而飞”!院长反映“被骗了”
广告
推荐
最新
  1. 千家医院百亿资产“不翼而飞”!院长反映“被
  2. 如何看待匪我思存打赢了关于《迷雾围城》官
  3. 拓展课《趣味英语》教学案例
  4. 武汉科技大学企业案例分析大赛
  5. 案例大赛每一个都是冠军
  6. 团队拓展训练心得体会
  7. 拓展训练项目大全-团队拓展游戏大全-【200
  8. 拓展培训公司注册要求 应具备条件
  9. 如何办理《拓展训练》营业执照
  10. 拓展训练心得体会
热门
  1. 【案例】动点英文版网站案例欣赏--- 东莞市
  2. 改造拓展教材案例 提升思品课效果
  3. 中海戈雅园展示区景观设计案例赏析
  4. 泉州晚报数字报·泉州网
  5. 铜陵:审查调查谈话笔录案例模拟比赛举行
  6. 猫咪app下载_猫咪app官网下载【官方最新版
  7. 平安口袋银行APP流量耗用大 主页功能区调整
  8. 爱奇艺APP首页现大尺度低俗广告
  9. 天门市举行全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新闻通气会
  10. 【案例赏析】崇明岛金茂逸墅650平别墅设计